磅礴長卷封存東京夢華

中國的古畫精品眾多,近些年來,拍賣價動輒上千萬元的古畫不時見于報端。但在所有的古畫中,有一幅長卷歷來被尊為“天下神品第一”,儼然是畫中的王者至尊。這幅畫在塵世間顛沛流離了八九百年,給收藏它的人帶來無盡的喜悅或者滅頂的災難。如今它深藏故宮,被視為“故宮至寶”,平時秘不示人。有故宮的看護者說,即便是來訪的外國元首想欣賞它,也只被允許看幾分鐘時間,很多名人一看就“耍賴”,賴著不走,“多瞧一秒鐘也是好的”。

這幅畫就是為國人所熟悉、深愛的長卷《清明上河圖》。

2002年年底,故宮、上海、沈陽三家博物館的72件國寶級古字畫在上海展出,“故宮至寶”成為最耀眼的明星,開幕式上應貴賓的要求,讓他們先飽了眼福,隨后人們在這幅畫前排起了數百米的長隊。2004年年底,《清明上河圖》又隨同故宮的另外三件國寶來到新落成的沈陽博物館,沈陽人頂著刺骨的寒風同樣排起了數百米的長隊。因為人們的注意力全在“天下神品第一”上,冷落了其他三件國寶,以至沈陽的報紙不得不專門發了篇報道,提醒人們它們也同樣珍貴,同樣難得一見。

上海展出時,故宮曾經聲稱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但后來“自食其言”,又拿到沈陽展出,這讓河南開封的很多人坐不住了。這幅5米多的長卷與開封有著極深的淵源,畫的是12世紀初葉的開封。既然能去上海、沈陽,為什么不能讓名畫回家看看?

由于《清明上河圖》的保安級別幾乎是國家元首級,對展館的要求又極高,所以即便是態度最積極的開封人,對名畫能否回故鄉也心里沒底兒。但不管如何,開封人對這幅畫都永遠不能忘懷。對開封來說,《清明上河圖》承載了一段難以忘記的輝煌歲月,有著極其特殊的意義。

上個新千年開始后的100多年,開封是全世界最大、最繁華、最富有活力的城市。到今天歷史學家們還說,那個千年的世界史,應該從開封寫起。但1127年,在一場血雨腥風的戰爭——史稱“靖康之恥”后,開封持續168年的繁華和輝煌戛然而止。

大約在北宋滅亡前十數年,畫家張擇端頻繁地出入開封東水門內外的汴河一帶,窮數年之功,抓住繁華的“小尾巴”,創作出后來被稱為“天下第一神品”的《清明上河圖》。他用5米多的長卷,將汴河兩岸的繁華熱鬧盡收卷中,大到廣闊的原野、浩瀚的河流、高聳的城郭,細到舟車上的釘鉚、攤販上的小商品、市招上的文字,以及士農工商各色人等,一一勾畫得惟妙惟肖、生動自然。將東京汴梁168年的絕世繁華,瞬間定格,永留世間。

跟文字記載比起來,《清明上河圖》的直觀效果強烈感人,展開畫圖,“汴京富麗天下無”之感油然而生,讓人“恍然如入汴京,置身流水游龍間,但少塵土撲面耳”。

東京的繁華一去不返,整座宋都甚至被淤埋于地面8米以下。也許冥冥之中,上蒼有意留下一扇窗口,讓后人能夠窺探一下絕代的“東京夢華”。

黃河滅汴河 “水門”成“死門”

從開封市內出發,過了繁塔、禹王臺,車流漸稀,房屋漸低,隨后無邊的曠野和染上嫩綠的垂柳出現在車窗外。臨近清明節,記者專程前往開封東南郊外的火葬場,并不是去追悼什么人,而是去追悼“安葬”在火葬場下的一段“東京夢華”。

出租車司機透著開封人特有的爽快和幽默,起勁地跟我們嘮嗑:十年前,沒有人愿意到火葬場上班,讓誰來誰不來,嫌丟人;現在可好,想進火葬場難著吶,沒有主要領導的條子,想來連門兒都沒有。為什么?這單位效益好,不愁沒“生意”,不會下崗啊!司機師傅說得很滄桑,但他不知道,這個火葬場本來就是個很“滄桑”的地方。

火葬場內,臂裹黑紗的人流無聲地來去。大門右手的追悼大廳里白花黑幛,哀樂低回,氣氛肅穆,逝者的親屬哽咽淚流,讓我們這些局外人的心也揪成一團。

歷史的蹤跡一點都沒有了。我們無法相信,眼前這個沉痛悲涼的所在,就是八九百年前那個舟楫穿梭、生氣勃勃的地方。打開考古人員提供的勘探圖仔細觀看,汴京的生命線汴河與其東城墻相交的地方——東水門,的確“安息”在火葬場之下,那個追悼大廳則正好“堵住”水門口。

從圖上看,東水門及甕城形制巨大,氣勢恢弘,據說有兩個足球場大。800多年前,如今的火葬場下人流、物流川流不息,那時的汴河是開封的生命線,東水門則是汴梁的“生門”。

史書記載,汴河舟楫相連、千里不絕,是中國交通和經濟的大動脈,比現在任何一條鐵路或高速公路都重要,如宋代著名經濟學家張方平所說,“汴河之于京師,乃是建國之本”。這條充滿生機的河流,讓開封從唐朝中期之后地位凸顯,成為“天下之樞”,并最終取代長安和洛陽,成為中國的首都。并在上一個新千年開始后的100多年,幫助開封成為全世界最大、最繁華、最富有活力的城市。以至于到今天歷史學家們還說,上個千年的世界史,要從開封寫起。

東水門內外的汴河兩岸,因為臨近黃金水道,形成了繁華的河市。東京商業區向有“南河北市”之說,在城的南半部,以汴河沿岸最繁榮。

隨北宋滅亡,汴京迅速荒廢。金元之間,原本從鄭州北去的黃河改道東來,逼近開封,從此開封城深受其害。僅1285年到1304年這19年間,黃河就9次決溢水淹開封。1290年的一次大決口危害最大,大水過后,汴河及河堤全部被淤為平地。曾經舟楫不絕的汴河,就這樣被黃河“滅掉”,隨同汴京城幾乎所有建筑淤埋在地下8米深處,168年的汴京繁華至此幾乎讓人疑為南柯一夢。

幸虧在“靖康之恥”前,張擇端畫出《清明上河圖》,將生機勃勃、熱鬧繁華的東京汴梁“珍藏”了起來。

張擇端的5米多長卷中人來人往,熙熙攘攘,畫有各類人物810多個、牲畜94頭、樹木170多棵,以及木船20多只、房屋樓閣30多棟(這是開封汴繡廠刺繡時統計的數字,由于畫面復雜,人物眾多,各家所統計的數字出入較大)。長卷依次展現汴京郊外的田園風光、汴河這條北宋帝國生命線上繁忙的交通運輸、街頭市肆的買賣盛況、沿街房屋的建筑特征等。雄偉的虹橋、巍峨的城樓,構成畫面的中心,汴河、舟楫、屋宇、店鋪、地攤、酒旗、車馬、行人歷歷在目,汴河兩岸的繁華躍然紙上。

后世研究宋史,特別是東京城市史,離不開“一經一卷”,“經”指《東京夢華錄》,“卷”就是《清明上河圖》。沒有這兩部作品,東京曾經達到的高度文明就無法為后人詳知。作為繪畫,《清明上河圖》歷來被認為“神品第一”,而作為歷史文件,用著名歷史學家黃仁宇的話說,《清明上河圖》也是“舉世無雙”。

1992年,開封人突發奇想,要把《清明上河圖》“珍藏”的“東京夢華”重現在地面上。曾有人提議選擇建在東水門一帶的汴河故道之上,但大概出于經濟方面的考慮,開封人將大宋的市井風俗“搬到”了龍亭湖西——曾經的皇宮大內。雖說有點兒錯了位,這個被稱為“清明上河園”的復制品仍然受到眾多旅游者的熱烈追捧,如今已經成為開封旅游業的龍頭老大。

在這清明節臨近的日子,記者尋覓汴河故道不得,徜徉于清明上河園,“大宋東京”也給了我們一些切實的感受。

“復制品”清園 輕松成老大

“客官,這是你的錢。”清明上河園的錢莊里,按照設定的“匯率”,我們拿人民幣換了兩串北宋的銅錢。

“客官”這個詞,在《水滸》上看得多了,但被人稱為客官,感覺還是很新鮮。“官”在中國一直地位很高,宋代的生意人把客人稱為“客官”、“看官”,大概有幾分把顧客當上帝的意思。

“錢是英雄膽”,揣著沉甸甸的銅錢,“客官”我膽豪氣壯,在清明上河園逛將起來。園內的人工河上虹橋高架,兩岸垂柳遮著商鋪。雖說我們去的那天來了寒流,天空陰霾,冷風颼颼,園里卻還是“看官”如織。隨著人流,我們在仿古的河市走了一遭,感覺那些商鋪的房子不是很“宋朝”,但經營的東西很有些宋朝的味道。一個兵器鋪的伙計正舉著腰刀砍鐵絲,只見刀起刀落,不一會兒工夫,滿地都是一指長短的小鐵棍了,圍觀的人一陣叫好:這比楊志砍銅錢賣刀專業多了!

我的同事于茂世上前接過腰刀,試著想比劃幾下,看他提起刀還沒問題,可掄了一下手臂明顯把持不住,腰刀幾乎脫手而飛。看著茂世兄有點兒灰溜溜地放下刀,我邊安慰他邊感慨道:徹底服了冷兵器時代的楊志們吧?那廝們膂力不知有多大,咋跟玩燈草似的把這刀舞得水潑不進!別說楊志那樣的好漢,只怕動起刀來,宋朝一個小捕快、小嘍羅也能輕輕松松把咱們打發了。

出了兵器鋪,老茂的情緒頗有些低落,不過他的心情很快有所好轉,因為發現露怯的不光是我們這些爺兒們。一個鋪子里擺著架織布機,這可是古代女人的必修課,我們讓導游配合一下照個相,可不管著古裝的老婆婆如何調教,漂亮的女導游也玩不轉織機,拿梭子的樣子跟茂世兄拿腰刀的樣子差相仿佛。

走過園中的虹橋和城門,你會和一些熟悉的人不期而遇:賣炊餅的武大郎,打抱不平的豹子頭,當街接狀紙的包青天……明知道那些著古裝的人是在演戲,可一不小心,你也會恍然有置身東京汴梁的錯覺。讓人想不到的是,與已經遠逝的生活親密接觸,能讓我們感覺如此新鮮和有趣。

傳說這個園子是《清明上河圖》的寫實性再現,力圖讓人有走入畫卷、夢回千年的感覺,從某些方面說,這里確實給人提供了發思古之幽情的依托和氛圍。而據說這正是建造清明上河園的初衷。

建造清明上河園的靈感來自國家旅游局前局長韓克華。曾任外交部副部長的韓克華對旅游業的發展富有遠見卓識,作為河南人,他對家鄉的旅游業十分關注。1992年,國家旅游局投資1000萬元的開封御街建成,韓克華前來開封檢查驗收。在開封轉了一圈,他覺得很遺憾,宋代的開封城在中國人心目中極為重要,人們心向往之;但來到開封,想發思古幽情卻找不到依托。開封地面上的宋代遺址太少了,應該復建一些最經典、最能代表東京夢華的建筑。韓克華說,那幅不朽的畫卷——《清明上河圖》,要是能再現出來就好了。

國家旅游局與開封市進行研討后,當年就開始籌建清明上河園,國家撥款800萬元。第二年錢花完的時候,國家財政制度改革,不再無償撥款。開封市籌款無門,工程只得停建,這一停就是4年,直到1998年3月才籌足資金續建,當年10月建成開放。據清明上河園總經理周旭東介紹,景區建成后,第一年持平,第二年就開始贏利,去年贏利800多萬元,在全省景區中進入前5名,僅次于龍門、少林寺等著名的老景區。在開封,更是迅速超越老景區,成為旅游業的龍頭老大。

周旭東說,被開封人簡稱為清園的清明上河園景區屬于人造景觀中的仿古村,往大了說叫主題公園。河南省也曾有不少人造景觀,但目前主業是旅游的,獨此一家。別說河南,中西部的人造景觀基本上都是艱難經營,成功的都在發達地區。其實對照國際通行的主題公園選址的一般標準,清園沒有一條符合的,全違背了。從理論上說,主題公園第一要選在發達地區,第二要選在超大城市,第三要選在氣候溫和、一年四季都適合旅游的地方。這樣才會有重復旅游的充分客源,才不受淡旺季的影響。

屢犯“兵家大忌”為何還能成功?周旭東說,清園總體投資不大,門票不很高,更重要的原因是主題選擇得好。《清明上河圖》太有名了,依托這幅畫就有號召力,而且開封是宋都,《清明上河圖》在這兒接上了地氣,用老話說,就是文脈對接了。

復制《清明上河圖》,給人們提供了想象大宋繁華的“歷史氛圍”,就這樣輕輕松松托起了一個現代旅游企業。

當然,從內涵和韻致上講,清園根本無法與《清明上河圖》相比,它不過是成千上萬個“復制品”中最大的一個。雖說經營者號稱這個園子是《清明上河圖》的寫實性再現,可那千古名卷上的東西不是說再現就能再現的。應該說,這個園子只是一個軀殼,它的靈魂,收藏在《清明上河圖》令人心醉的古色古香的淡褐色澤中。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eoauzbr.cn/style/images/nopic.gif
?
分享
評論
首頁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 北京pk10500期走势图 AV号番列表 三分pk拾稳赚技巧 三人麻将规则 快播日本av片名 1分11选5_[官网首页] 河南长风母乳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 股票涨跌的机制 十一选五广东 体育比分软件有什么 一分十一选五-新版APP下载 排列三和值中奖多少钱 广西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百度彩票 福建快三 广东快乐十分稳赚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