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三百首】賀知章《回鄉偶書》欣賞

【作品簡介】

《回鄉偶書》由賀知章創作,被選入《唐詩三百首》。這是一首久客異鄉,返回故里的感懷詩。全詩抒發了山河依舊,人事不同,人生易老,世事滄桑的感慨。一、二句,詩人置于熟悉而又陌生的故鄉環境中,心情難于平靜。首句寫數十年久客他鄉的事實,次句寫自己的“老大”之態,暗寓鄉情無限。三、四句雖寫自己,卻從兒童方面的感覺著筆,極富生活情趣。詩的感情自然、逼真,內容雖平淡,人情味卻濃足。語言樸實無華,毫不雕琢,細品詩境,別有一番天地。全詩在有問無答中作結,哀婉備至,動人心弦,千百年來為人傳誦,老少皆知。更多唐詩欣賞敬請關注“習古堂國學網”的唐詩三百首欄目。

【原文】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

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

《回鄉偶書·其二》

離別家鄉歲月多,近來人事半消磨。

惟有門前鏡湖水,春風不改舊時波。

(書法作品來自網絡謝謝作者)

【注解】

①《回鄉偶書》是唐朝詩人賀知章的作品,共二首,是作者于公元744年(天寶三載)致仕還鄉時所作。詩中既抒發了久客傷老之情,又充滿久別回鄉的親切感,雖為晚年之作,卻富于生活情趣。

②老大:年紀大了。

③鄉音:家鄉的口音。

④鬢毛:額角邊靠近耳朵的頭發。

⑤衰(cuī):減少,疏落。

⑥鏡湖:在浙江紹興會稽山的北麓(lù),方圓三百余里。

【韻譯】

少年時離鄉,到老了才回家來;口音沒改變,雙鬢卻已經斑白。

兒童們看見了,沒有認識我的;他們笑問:這客人是從哪里來?

【翻譯】

《回鄉偶書·其一》

作者:賀知章

我在年少時外出,到了遲暮之年才回故鄉。

我口音雖未改變,但我那雙鬢卻已經斑白。

所有兒童們看見我,都沒有一個認識我的;

他們笑著互相問問:這客人是從哪里來呀?

《回鄉偶書·其二》

作者:賀知章

離別家鄉已很長時間了,

回家后才知道家鄉的人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只有門前鏡湖的碧水,

在春風吹拂下,依然像往日那樣漾著清波。

【評析】

賀知章在公元744年(天寶三載),辭去朝廷官職,告老返回故鄉越州永興(今浙江蕭山),時已八十六歲,這時,距他中年離鄉已有五十多個年頭了。人生易老,世事滄桑,心頭有無限感慨。《回鄉偶書》的“偶”字,不只是說詩作得之偶然,還泄露了詩情來自生活、發于心底的這一層意思。

《回鄉偶書·其一》評析:

第一首是久客異鄉、緬懷故里的感懷詩。寫于初來乍到之時,抒寫久客傷老之情。在第一、二句中,詩人置身于故鄉熟悉而又陌生的環境之中,一路迤邐行來,心情頗不平靜:當年離家,風華正茂;今日返歸,鬢毛疏落,不禁感慨系之。首句用“少小離家”與“老大回”的句中自對,概括寫出數十年久客他鄉的事實,暗寓自傷“老大”之情。次句以“鬢毛衰(cuī催,疏落之意)”頂承上句,具體寫出自己的“老大”之態,并以不變的“鄉音”映襯變化了的“鬢毛”,言下大有“我不忘故鄉,故鄉可還認得我嗎”之意,從而為喚起下兩句兒童不相識而發問作好鋪墊。更多唐詩欣賞敬請關注“習古堂國學網”的唐詩三百首欄目。

三四句從充滿感慨的一幅自畫像,轉而為富于戲劇性的兒童笑問的場面。“笑問客從何處來”,在兒童,這只是淡淡的一問,言盡而意止;在詩人,卻成了重重的一擊,引出了他的無窮感慨,自己的老邁衰頹與反主為賓的悲哀,盡都包含在這看似平淡的一問中了。全詩就在這有問無答處悄然作結,而弦外之音卻如空谷傳響,哀婉備至,久久不絕。

就全詩來看,一二句尚屬平平,三四句卻似峰回路轉,別有境界。后兩句的妙處在于背面敷粉,了無痕跡:雖寫哀情,卻借歡樂場面表現;雖為寫己,卻從兒童一面翻出。而所寫兒童問話的場面又極富于生活的情趣,即使讀者不為詩人久客傷老之情所感染,也不能不被這一饒有趣味的生活場景所打動。

楊衡《對床夜語》詩云:“正是憶山時,復送歸山客。”張籍云:“長因送人處,憶得別家時。”盧象《還家詩》云:“小弟更孩幼,歸來不相識。”賀知章云:“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語益換而益佳,善脫胎者宜參之。

《回鄉偶書·其二》評析:

第二首可看作是第一首的續篇。詩人到家以后,通過與親朋的交談得知家鄉人事的種種變化,在嘆息久客傷老之余,又不免發出人事無常的慨嘆來。“離別家鄉歲月多”,相當于上一首的“少小離家老大回”。詩人之不厭其煩重復這同一意思,無非是因為一切感慨莫不是由于數十年背井離鄉引起。所以下一句即順勢轉出有關人事的議論。“近來人事半消磨”一句,看似抽象、客觀,實則包含了許多深深觸動詩人感情的具體內容,“訪舊半為鬼”時發出的陣陣驚呼,因親朋沉淪而引出的種種嗟嘆,無不包孕其中。唯其不勝枚舉,也就只好籠而統之地一筆帶過了。

三四句筆墨蕩開,詩人的目光從人事變化轉到了對自然景物的描寫上。鏡湖,在今浙江紹興會稽山的北麓,周圍三百余里。賀知章的故居即在鏡湖之旁。雖然闊別鏡湖已有數十個年頭,而在四圍春色中鏡湖的水波卻一如既往。詩人獨立鏡湖之旁,一種“物是人非”的感觸自然涌上了他的心頭,于是又寫下了“惟有門前鏡湖水,春風不改舊時波”的詩句。詩人以“不改”反襯“半消磨”,以“惟有”進一步發揮“半消磨”之意,強調除湖波以外,昔日的人事幾乎已經變化凈盡了。從直抒的一二句轉到寫景兼議論的三四句,仿佛閑閑道來,不著邊際,實則這是妙用反襯,正好從反面加強了所要抒寫的感情,在湖波不改的襯映下,人事日非的感慨顯得愈益深沉了。

還需注意的是詩中的“歲月多”、“近來”、“舊時”等表示時間的詞語貫穿而下,使全詩籠罩在一種低回沉思、若不勝情的氣氛之中。與第一首相比較,如果說詩人初進家門見到兒童時也曾感到過一絲置身于親人之中的欣慰的話,那么,到他聽了親朋介紹以后,獨立于波光粼粼的鏡湖之旁時,無疑已變得愈來愈感傷了。

陸游說過:“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回鄉偶書》二首之成功,歸根結底在于詩作展現的是一片化境。詩的感情自然、逼真,語言聲韻仿佛自肺腑自然流出,樸實無華,毫不雕琢,讀者在不知不覺之中被引入了詩的意境。像這樣源于生活、發于心底的好詩,是十分難得的。更多唐詩欣賞敬請關注“習古堂國學網”的唐詩三百首欄目。

【《回鄉偶書·其一》賞析】

詩人賀知章于天寶三年(744)辭去朝廷官職,告老返回故鄉越州永興(今浙江蕭山),時年已八十六歲高齡,距他中年離鄉已有五十多個春秋了。人生輪轉,世事滄桑,心頭自然無限感慨。《回鄉偶書》的“偶”字,不只是說詩作得之偶然,同時也表露了詩情來自于生活、發之于心底的一層意思。

這首詩寫于初回故里之時,抒寫久客傷老之情。在第一、二句中,詩人置身于故鄉熟悉而又陌生的環境之中,一路迤邐行來,心情自然不會平靜:當年離家之時,血氣方剛,風華正茂;今日歸來之際,老邁年高,鬢發疏落,不禁感慨多多。首句用“少小離家”與“老大回”的句中對比,概括寫出數十年久客他鄉的事實,暗寓自傷“老大”之情壞。次句以“鬢毛衰”頂承上句,具體寫出了自己的“老大”之態,并以不變的“鄉音”映襯變化了的“鬢毛”,言下大有“能否被故鄉認得”之擔憂,從而為喚起下兩句兒童不相識而發問做了一個很好的鋪墊。

三、四句從充滿感慨的一幅自畫像轉而為富于戲劇性的兒童笑問的場面。“笑問客從何處來”,在兒童,這只是淡淡的一問,言盡而意止;在詩人,卻成了重重的一擊,引出了他的無窮感慨,自己的老邁衰頹與反主為賓的悲哀,盡都包含在這看似平淡的一問之中了。全詩就在這有問無答處悄然作結,而畫外之音卻如空谷傳響,哀婉,悠遠,綿長,久久不絕。更多唐詩欣賞敬請關注“習古堂國學網”的唐詩三百首欄目。

就全詩來看,一二句尚屬平平,三四句卻似峰回路轉,別有境界。后兩句的妙處在于背面敷粉,了無痕跡:雖寫哀情,卻借歡樂場面表現;雖為寫己,卻從兒童一面翻出。而所寫兒童問話的場面又極富于生活的情趣,即使我們不為詩人久客傷老之情所感染,卻也不能不被這一饒有趣味的生活場景所打動。

【作者介紹】

賀知章(659—744),字季真,號四明狂客,唐越州會稽永興(今蕭山)人,早年遷居山陰(今紹興)。少時即以詩文知名。唐武后證圣元年(695)中進士,初授國子四門博士,后遷太常博士。開元十年(722),由麗正殿修書使張說推薦入該殿書院,參與撰修《六典》、《文纂》等書,未成,轉官太常少卿。十三年為禮部侍郎、集賢院學士。后調任太子右庶子、侍讀、工部侍郎。二十六年改官太子賓客、銀青光祿大夫右庶子、侍讀、工部侍郎。二十六年改官太子賓客、銀青光祿大夫兼正授秘書監,因而人稱“賀監”。

賀知章詩文以絕句見長,除祭神樂章、應制詩外,其寫景、抒懷之作風格獨特,清新瀟灑,著名的《回鄉偶書》兩首膾炙人口,千古傳誦,今尚存錄入《全唐詩》共19首。

賀知章詩文精佳,且書法品位頗高,尤擅草隸,“當世稱重”,好事者供其箋翰,每紙不過數十字,共傳寶之。他常醉輒屬籍,常與張旭、李白飲酒賦詩,切磋詩藝,時稱“醉中八仙”,又與包融、張旭、張若虛等結為“吳中四士。”天寶三年(744),因病恍惚,上疏請度為道士,求還鄉里,舍本鄉宅為觀,求周宮湖數頃為放生池。詔許之,賜鑒湖一曲。玄宗御制詩以贈,皇太子率百官餞行。回山陰五云門外“道士莊”,住“千秋觀”。建“一曲亭”自娛。。繁紙不過數十字。“廳館好墻壁及屏障,忽忘機,興發,落筆數行,如蟲篆飛走,雖古之張索不如也。”,愛好書法者視為珍品。他的墨跡留傳很少,現存尚有紹興城東南宛委山南坡飛來石上的《龍瑞宮記》石刻和流傳到日本的《孝經》草書。

其間,寫下《回鄉偶書》2首:“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孩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離別家鄉歲月多,近來人事半消磨;唯有門前鏡湖水,春風不改舊時波”。為人傳誦而膾炙人口。未幾病逝,年八十六。乾元元年(758)肅宗以侍讀之歸,贈禮部尚書。現存詩19首,多為祭祀樂章和應制詩。文有《龍瑞宮記》、《會稽洞記》各1卷。今存《龍瑞宮記》摩崖,留存于宛委山南坡飛來石上,為難得之古代題刻。《新唐書》、《舊唐書》有傳。

賀知章生性曠達豪放,善談笑,好飲酒,又風流瀟灑,為時人所傾慕。當看到李白的詩文,即贊為“謫仙人也”,后成為忘年之交,并把李白引薦給唐玄宗為官。賀晚年放蕩不羈,自稱“四明狂客”,又因其詩豪放曠放,人稱“詩狂”。常與李白、李適之、王琎、崔宗之、蘇晉、張旭、焦遂飲酒賦詩,時謂“醉八仙”。

天寶三年(744),賀知章告老還鄉,為道士。離開京師時,玄宗曾賜詩,皇太子及文武百官為其餞行。回鄉后不久病卒。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eoauzbr.cn/style/images/nopic.gif
?
分享
評論
首頁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 极速快3 湖北快三 手机陕西麻将游戏下载 山东群英会 正宗沈阳麻将下载 哪个番号最好看 免费下载麻将游戏 足球指数分析 国王vs骑士分析 阿里巴巴股票行情走势 31先选7走势图 亚洲AV国产AV手机在线 腾讯分分彩 四川熊猫麻将官方网版 石家庄一条龙桑拿 上海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