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巴馬成外地人養生治病圣地:最多時達數萬人|巴馬人|廣西巴馬|長壽之鄉Longevity

廣西巴馬成外地人養生治病圣地:最多時達數萬人

2013年10月21日13:26  重慶時報我有話說(713人參與)

到巴馬來養生的重慶人許乾志,他所租住的房間600元一個月

每天早晚,老人們都集中在一起鍛煉身體養生

糖尿病控制住了,肺癌患者活過了“最后期限”,

高血糖幾天就降了……

大批重慶人“定居”廣西巴馬養生

這里真的有魔力?

本報記者 于洋 攝影 劉嵩

川普、“倒倒和”、壩壩舞

巴馬的重慶印記

廣西巴馬縣,距離重慶1200公里,常年居住著近千重慶人(據常住巴馬的重慶人估算)——因為世界長壽之鄉的名頭,人們對這里趨之若鶩。

10月17號,坐了18個小時的火車,我們從重慶來到廣西河池市。

河池市的金城江,是距離巴馬最近的一個火車站,再坐5個多小時的汽車,就能到達目的地了。

下午4點鐘,30多個乘客把一輛開往巴馬的長途汽車塞滿,有河南的,江蘇的,四川的。

最后一排的4個乘客,盡管滿口普通話,但我們還是聽出來,他們來自川渝,一打聽,果然是來自重慶南坪。

4個乘客看上去都只有三四十歲。其中一個女士告訴我們,他們是從電視上看到了長壽村的報道,這次專門去“考察”,“如果確實可以,我們準備把老年人送過去養病。”

18號一早,我們在巴馬縣汽車總站對面,看到一家名為“瑤鄉養生粥”的早餐店,飯店供應南瓜粥、黑米粥、玉米粥等各式稀粥,很清淡,連蒸餃,都幾乎沒有一點油水。

“老板,有沒得面?”我們正在喝粥,耳邊突然響起一句地道的重慶話。抬頭一望,五六個男女走了進來,也是從重慶來的。

為首的是一個40來歲的中年男子,身材矮胖。沒有面,他只好點了幾碗粥。

他們一行有七八個人,來此是考察礦產,順便把家屬帶了過來養生。

中年男子手上戴著兩個金燦燦的戒指,手腕上還有一根小指姆粗的金手鏈,他說他家住江北。

“這里吃啥子都沒得油水,啥子是養生嘛,天天吃這些,就是養生。”

中年男子夾起一只蒸餃,哈哈一笑,摸摸自己的啤酒肚說,“你莫說,我過來1個月時間了,還真瘦了4斤。”

而近千重慶人,在巴馬留下了重慶印記——

他們有“巴馬重慶人之家”;

他們聚在一起打一塊錢的“倒倒和”;

他們跳壩壩舞、釣“鯽殼兒”。

大多數重慶人來巴馬,遠非“減肥”這么簡單。

洞里的療養者

有一個不得不去的地方,叫百魔洞。

巴馬縣被外地人趨之若鶩的長壽勝地主要有坡月村、長壽村和平安等村,都位于巴馬縣甲篆鄉,距巴馬縣城30多公里遠。(由于外地人越來越多,巴馬開通了縣城到長壽村的公交車,價格也從最初的3元,漲到了現在的5元。)

百魔洞就位于其中的坡月村,有一個說法是,各種患者來到坡月村后,幾乎毫無例外的要去做兩件事,第一件就是去這個叫百魔洞的天然天坑大溶洞,呼吸負氧離子,據說這個天坑里負氧離子高達每立方厘米六七萬個,遠遠高于城市空氣中的含量。

第二件必須要做的事就是:喝百魔洞里流出的、淡綠色的溶巖水。喝了這種水,一般都會拉上幾天肚子,大批患者口口相傳的是,這是在排除體內的毒素。

我們到坡月村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百魔洞。百魔洞距坡月村大約有1公里的路程,盡管下著雨,但在去百魔洞的路上,人和車一直沒有斷過,更常見的,是車上的、人手中的桶、瓶子——去的時候是空的,走的時候盛滿了百魔洞“神水”。

洞口是盤陽河,河水清澈見底。外地人提著大大小小的瓶子,擠在河邊一棵老黃葛樹下,那里有一股據說是地下冒出來的泉水。

我們站在旁邊詢問,碰到了一對重慶老年夫妻。他們說,在這里已經住了幾個月了,就住在坡月村街上的候鳥人之家。

被候鳥人傳得神乎其神的百魔洞,在她的眼里“很一般”。

“小伙子,百魔洞沒得啥子看事,重慶的武隆芙蓉洞,比這個洞好看多了。”她勸我們,不要買票進去看。

不過,她還是認為,百魔洞口地下冒出的這股山泉水很好喝,“這個水確實比較好,我們每天都要來打兩桶,煮飯和飲用,都是這個水。這個水是地下冒出來的,沒得污染,據說還含有很多微量元素。”

百魔洞的票價是70元,不算便宜,但購票進洞的人,還是源源不斷。

走進洞里,能感受到一股涼爽而又沁人心脾的風。

原來,在洞的中部有一個巨大的天坑,能把云遮霧繞的深山頂上的自然風,通過天坑吹到洞中,形成穿堂風。

百魔洞里,我們發現景區管理方豎了一塊電子顯示屏,“百魔洞環境指標實時監控系統”,上面顯示,溫度24.3℃,相對濕度84%,負氧離子含量:7.4萬個。

在長壽村來長住的養生者,大多都辦了百魔洞的月票,在石灰巖上打坐;在洞里大吼幾聲;到洞子中間一個寬壩子的紅毯上跳健身舞;赤著腳在凹凸不平的石頭上進行腳療;打太極練氣功,是這部分候鳥人進洞后必不可少的幾個必修課。

一名外地療養者悄悄告訴我們,經常到百魔洞里吸氧的,多數都是癌癥患者。他們相信,經常到這個洞里來吸氧,能給他們身體帶來積極的變化。

還有一些人相信,百魔洞有很強的地磁場,在這里久坐,可以進行磁療。

我們注意到,很多老人在洞里一坐就是一兩個小時。

因為洞口有風,一些沒有辦月票的外地人,每天便來到洞口“蹭氧”,或者在洞口的空壩上跳舞,或者在洞口不遠處的休閑椅子上小坐。

劉婆婆  74歲 肝硬化、肝臟膿腫、糖尿病

“重慶帶來的胰島素都快過期了”

雖然有老鄉的告誡,但我們還是想感受一下百魔洞的“魔力”。一般游客進洞后,匆匆游完就出洞了,但在村里長住的外地人,都會在洞里呆一兩個小時,比如重慶人劉婆婆。

那天,劉婆婆坐在洞里一塊石頭上面,用一把小刀一直刮一個蜜餞罐子上的商標。

劉婆婆早年是重慶一家醫院的行政人員。我們問劉婆婆今年六十幾了,她瞟了我們一眼,笑著說,“我今年74了。”

劉婆婆告訴我們,她2011年查出了肝硬化,肝臟上還有膿腫,此外,她還有糖尿病。

去年春節過后,她從電視上看到很多癌癥病人到巴馬療養的報道,就和兒子一起來到坡月村,住了5個月。這次是她第二次來坡月村長住。

“這里的水質好,空氣好,據說還有很強的地磁場,吃的東西,也是當地農民種的,很養生。”

劉婆婆說,去年在這里住了幾個月,回重慶后,又開了些消炎藥吃,今年到重慶醫院做了一個核磁共振,醫生說,她肝臟上的膿腫已經消了,“不曉得是養生起了作用還是藥起了作用,總之很神奇。”

劉婆婆回到重慶后,血糖指標又明顯升高,需要定期注射胰島素。上個月7號,劉婆婆的兒子又親自駕車,帶著母親和鍋碗瓢盆,開了12個小時的車子,從重慶來到坡月。

劉婆婆的兒子早年畢業于音樂學院,愛好唱歌和藝術,是個自由職業者,他不光把母親送到了坡月,還留下來陪媽媽一起養病。

母子倆在距百魔洞口幾十米遠處租了一處住房,兩個房間,一個衛生間,做飯在陽臺,每個月租金1200元。

劉婆婆說,她在坡月村的生活相當有規律,每天起床起得很早,五六點起床,散步、到百魔洞口打泉水,隔兩天便步行到坡月街上去趕場,買些當地農民種的小菜,“飲食很清淡,和兒子每個月基本上只買1斤肉,總是分成三四個小塊,要吃幾次。”

“大米吃得很少,主要搭配紅豆、黑豆、黃豆、小米,玉米渣,和綠豆等,煮成稀粥喝。當地出產的紫薯和紫芋頭,我經常叫兒子用清水煮出來,剝了皮就吃。”

劉婆婆每天吃過午飯后,要睡兩個小時的午覺,還有一個雷打不動的習慣:逢雙號日進百魔洞里吸氧,打坐,靜心。

為了方便進百魔洞吸氧,她辦了月票,每個月300元,雙號日可以進洞,相當于一個月有15天的時間可以進洞。“算下來,每天20元,還是有點貴。一般上午進去坐1個小時,下午去坐1個小時。”

單號不能進洞的時候,劉婆婆就來到百魔洞口的游客接待點,和其他的外地老人一起閑坐聊天,看別的老人唱歌,跳壩壩舞。

劉婆婆這次過來,已經住了40多天時間了,我們問她這段時間感覺怎么樣,她呵呵一笑說:“我從重慶大醫院帶來的胰島素已經忘了,可能馬上就要過期了。”

她解釋說,她從重慶自帶了血糖儀,前幾天還測了,指標是七點幾,基本上恢復到正常水平。

“我們住在一起的一個重慶人,不曉得是長壽的,還是涪陵的,來這里幾天,血壓就正常了。我是啷個曉得她正常了嘛,她的女兒在說,‘媽媽,今天就不要吃藥了哈,血壓都正常了,還吃啥子藥嘛!’”

劉婆婆的觀點:

“太頑固的病人,住一次兩次,可能起不了多大作用”

盡管劉婆婆說住在這里可以緩解她的病情,但她還是認為,這里的養生效果因人而異,“有些太頑固了的病人,在這里住一次兩次,可能還是起不了多大作用。”

盡管有兒子在身邊陪著,但劉婆婆說,在這里住久了,她還是很想重慶的家。她打算,這次來巴馬,最多就住兩三個月時間。

楊大爺63歲 肺癌,曾被醫生診斷為活不過去年年底

“我是來養生的,不是來治病的”

在坡月村盤陽河邊一棟漂亮的小洋樓底,三女一男正在搓麻將,叫牌聲,碰碰聲,和牌聲,全是重慶話。包括這4個麻友在內,這棟6層洋樓里的20多個租客,都是重慶人。

正在打麻將的一名重慶老鄉開玩笑地說,“這里是巴馬重慶人之家,只不過沒有掛牌而已!”

4名重慶老鄉打的是重慶的“倒倒和”,一塊錢的小麻將,自摸加一塊,還要換位置。

說起這桌麻將的來歷,重慶老鄉介紹說,坡月村沒有賣麻將的,他們還是坐公交車,專程到巴馬縣城里,才買了兩副手搓麻將。當然,也不是天天搓麻將。“主要是這幾天下雨,沒法去爬山,只有在屋里打點小麻將。”

如果不下雨,這幾個重慶老鄉的身影,應該出現在百魔洞口(不辦月票的外地人,每天走到洞口,也能感受到洞里吹來的負氧離子)、坡月街上、打水挑水的路上。

“到站,自摸二萬!”唯一的那個男性牌友收獲了6塊錢,這讓他很高興,“6塊錢,明天趕場可以買6把小白菜!”

“大贏家”是來自重慶九龍坡的肺癌患者楊大爺(化名),這次已是第二次來巴馬長壽村居住。

楊大爺63歲,去年7月,他在重慶一家醫院查出了肺癌,醫院建議他開刀做手術,被他拒絕了。他至今還記得當時到醫院拿報告的情形:“醫生剛開始不肯把報告給我,說要家屬來拿,我說家屬在外地,醫生才給我。我一看,是癌癥,就說‘癌了就癌了嘛’,這有啥子不能說的,醫生聽我這么說,愣了半天。”

楊大爺患癌后,情緒穩定,倒是家里人比較擔心。兒子多次苦口婆心地勸他,“爸爸,醫生說做手術,就做嘛,十多萬元的手術費,我全給你出了,不用你出一分錢。”

楊大爺覺得,化療要殺死很多健康細胞,就拒絕了。他回到家里,該怎么過還是怎么過,完全忘記了自己是一個癌癥病人。

楊大爺說,他喜歡到處釣魚,把自己這種旅行方式叫“游釣”。查出肺癌后,他還是經常到外地“游釣”,“今年3月到四川升鐘湖水庫釣魚,4月份去廣元釣魚。”

5月,楊大爺聽說這里可以療養后,只身一人過來,住了一個月。

六七月,他跑到貴州和昆明避暑,八月和九月回到重慶后,每天的生活就是,打打小麻將,到公園里跳跳壩壩舞。

今年10月初,他又帶上釣具,第二次來到巴馬療養。楊大爺說,這次他準備住久一點,住到12月份,等到天氣較冷的時候,他就到海南去避寒。

“我們一個單位的退休老頭都說,我一天都在外面跑,哪里像一個得了惱火病的人嘛,他們都覺得很驚奇!”

楊大爺說,當時醫生檢查出來之后,就建議他不要出院,說如要出院,不做手術,很可能活不到年底,“哈哈,我沒有做手術,還不是活到了現在。”

說到這里時,同桌的一名牌友開玩笑地說,“你怕不是癌癥哦!”

楊大爺一本正經地說,“我肺上的陰影有20(毫米)乘以20大,不是癌癥是啥子嘛!再說,我是去的大醫院檢查的哦,教授下的結論哦!”

在坡月村,楊大爺除了打泉水、爬山和趕場,他當然也沒有放下釣竿,除了在村口的盤陽河里釣魚,他還跑遍了附近的水庫。

盡管到了長壽村,楊大爺個人的生活習慣,并沒有改變多少。

他的午餐和晚餐都是兩菜一湯加一個榨菜,其中一個必須有肉。楊大爺喜歡喝酒,到了巴馬,他也沒有扔掉酒杯,中午和晚上,都要喝2兩白酒。有時,他會上街買點豬耳朵或者豬嘴巴,自己做點重慶味道的鹵菜下酒。

不過,第一次來巴馬的時候,抽了40多年的香煙,還是戒了。

楊大爺的觀點:

“如果真的包治百病了,那早就都該得諾貝爾獎了”

對別人認為巴馬長壽村確實對一些病癥有效果的說法,楊大爺持保留意見,“不可能包治百病,如果真的包治百病了,那早就都該得諾貝爾獎了。”

我們來到楊大爺在“重慶人之家”租的房間,在他的床頭看到一本書,楊大爺笑著說,“有時電視不好看,就看看小說。”

這是英國作家維多利亞·希斯諾著的《The Island》。

楊大爺特別向我們強調,“我是來巴馬養生的,不是來治病的哈。不能讓別人產生誤解,以為這里可以包治百病!”

老鐘 58歲 高血糖

“既然已是病人,就要擺正心態,啥都不想了”

和百魔洞一樣,盤陽河被許許多多的外來“醫療朝圣者”奉若神靈,它從坡月村中間蜿蜒而過,江水猶如碧玉。

18號下午,站在坡月村的街上,朦朧細雨之中,鐘大叔在盤陽河邊釣魚。

鐘大叔58歲,來自九龍坡。一個路人湊到河邊,蹲下身子去看老鐘的魚網,“釣到好多了?”老鐘哈哈大笑,“至少有3斤魚了,兩個眼睛,還有一條背筋,你說是不是3斤嘛!”其實,老鐘的網里只有兩條小魚。

老鐘告訴我們,他到巴馬來療養,已經是3年之中的第4回了,“我以前不會釣魚,才學會的。他們有的打麻將了,我在河邊,一站就是一下午。”

老鐘說,他其實沒啥大病,就是血糖高,在重慶是九點幾,到這里幾天,一下子就降到了六點幾。

像這里的每個外地人一樣,老鐘隨口就能說出許多在這里療養起了效果的例子:

“和我們住一棟樓的,天津老頭兒老丁,去年來的,肺癌轉成骨癌,頭一個月,去百魔洞,來回都坐公交車。第2個月,去坐交車,回來走路。到了第3個月,他來回都走路了。”

不過,老鐘遺憾地說,今年在坡月村再沒有看到老丁了,“不知道他是康復了,還是惡化了……”

老鐘的觀點:

“還是要因人而異,不能說包治百病,這個是老實話”

說起“巴馬療法”的功效,老鐘還是坦承,“那個還是要因人而異,不能說包治百病,這個是老實話。”

老鐘還像個哲人一樣總結起療養心態,“既然自己都已經是病人了,就要擺正心態,啥都不想了,一切欲望都放下了,身體才能輕松。”

老鐘告訴我們,在巴馬坡月、平安、長壽等三個長壽村“療養”的重慶人很多,最多的時候,估計有近千人。

專家說:

“到某個地方住一兩年,作用不大”

重醫附二院主任醫師、教授楊剛毅說,肺部疾病和大氣環境有關。高血壓、高血糖、高血脂等慢性疾病,主要和飲食習慣和生活習慣有關。

“我去過外國很多地方,有些地方環境好得很,但一樣有‘三高’病人和癌癥。”

楊剛毅認為,長壽村之所以長壽的人多,是因他們從小在那里生活,還與他們個人生活習慣密切相關,其他地方的病人,到某個地方去住幾個月,或者一兩年,作用不大。

楊剛毅介紹,早期腫瘤病人現在已經稱為慢性病人,如果提早發現,提早治療,是可以治愈的。

對于高血糖等“三高”病人,合理運動,飲食注意,保持良好情緒,一樣可以活到八九十歲。

習慣或命運,不是每個“朝圣者”都能被巴馬改變

19號早上,天氣終于放晴。在景區售票處前面的云鶴亭,又像往常一樣聚集了很多療養者,唱歌,是他們在這個亭子里最主要的活動。

和往日場面不一樣的是,這次開唱前,活動負責人宣布了一個令大家心情沉重的消息,前幾天,他們的隊員、也是活動的發起人之一的“天使”走了,18號,“天使”的遺體已經在家鄉火化。

肺癌病人住了大半年,還是走了

“愿我們的好隊員‘天使’,在天國里一樣快樂!”在負責人的倡議下,這20多個隊員,自發地為“天使”默哀。

默哀后,大家為“天使”唱起了紀念歌。

這名操普通的老人告訴我們,“天使”是廣州的一名肺癌病人,到坡月村來住了大半年時間,前幾天,在老家去世了。直到昨天活動負責人向大家宣布消息時,很多隊員也不知道他的真實姓名和病情,只知道天使是個愛唱歌,很樂觀的人。

他覺得“都不能吃,活起還有啥意思”

重慶人老鐘說,他有個朋友,和他一起在巴馬住了1個月時間,最后還是去世了。

“朋友50多歲,是肝癌,前年在巴馬,他把脖子上的一個瘡摳了,幾天就干疤了。回重慶后,到醫院檢查,醫生都說奇怪,指標好多了。去年叫他再來巴馬療養,他不愿意來,去年年中就去世了。”

老鐘總結說,這位朋友最終沒能戰勝病魔,還是和他不愿意改變很多習慣,不愿放下欲望有關。“前年,我和他回重慶前,我專門帶他去找老丁,叫老丁介紹些療養的經驗。他說,‘莫聽老丁的,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那活起還有啥子意思!’”

長壽村里的生活成本

●房租

坡月村距百魔洞和洞口泉水較近,居住的外地人最多,這里的房子貴一些。

一個臥室,帶衛生間和廚房的套房,月租價格一般在五六百左右。帶兩個臥室的套房,一般月租金在800到1200元不等。

●水電費、伙食費

用電是一塊錢一度,但用水不用交錢。吃的水,就自己到百魔洞口打泉水。當地農民自己種的小菜,很便宜,小白菜一塊錢可以買一大把,肉類和蛋類價格,和重慶差不多。

以兩夫妻為例,如果自己做飯,生活費加房租,一個月花銷在1500元到2000元左右。

平安村和長壽村的租金便宜一點,但買菜要步行半小時,或者坐兩塊錢公交車。

如果坐公交車到縣城,需要5塊錢車費。

巴馬人的變與不變

盡管盤陽河被外地人視為圣水河,沿河立起了數百米長的圍欄,禁止游客下河沐浴,19號上午,一名前來療養的外地男子,還是找到了空當,下河游了一陣子。

據媒體報道,在長壽之鄉巴馬生活的外地人,最多時達到了數萬人。隨著外地人的增多,曾經寧靜的世外桃源巴馬,也在市場經濟的大潮中,悄悄變化著。

●高樓  大山環抱的盤陽河坡月村、平安村和長壽村,本就不多的平地,已經擠滿了高樓和正在興建的高樓。據說,在2010年,坡月村的電梯房,就比巴馬縣城的電梯房多。有候鳥人說,自從巴馬養老概念、治病概念火起來后,這里被各種投資方看中,農民出宅基地,開發商投資建房,各種疾病的患者以及投資人來購買樓房30年的使用權,30年后,房屋歸農民所有。

●環境  據游客說,坡月和百魔屯排的污水,都排到盤陽河里面,“以前就沒有那么多洗發水、洗發精、洗衣粉。現在大便、小便,統統都是排到河里面。”

●物價  三天一次的趕集中,坡月村的街上擠滿了人群,你能聽到全國各地的方言,在全國所有村莊中,恐怕也僅此一例。這兩年,巴馬縣坡月村一帶的物價也在快速上漲。記者在集市詢問,雞賣到了25元一斤,雞蛋20元買30個。賣家說,幾年前并不是這個價格,這兩年漲起來了。

老鐘也感受到了變化:“以前病友見面,都要說說病情,今年過來,大家都不談了。說得太多了,外面人越來越多,住房價格炒高了,我們的生活成本就高了。”

●收入  在村里騎三輪摩托的壯族小伙子,以前在廣州打工,兩年前就回來了,每個月輕輕松松可以掙到2000元。甚至在坡月村的電桿上,還出現了私人伴游的小廣告。

可以計算的是,如果每個患者月開銷2000元,按3萬外地人計算,每年將為當地產生7億元的旅游收入。

隨處可見的八九十歲的老坡月人,仍然固守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存方式,他們依然吃著沒有油水的粗茶淡飯,挑著糞水去地里勞作。外地人在巴馬創造的吸氧、爬山、跳舞、狗爬、打水等所謂巴馬療法,和他們毫不相干。

不過,對于3個長壽村里越來越少的百歲長壽老人來說,隨著前來長壽村“朝圣”的外地人越來越多,每天“接見”外地游客,和他們合影,成了他們最為主要的活動(此前有媒體報道,光是合影,每年的收入高達幾十萬上百萬元)。

當地電視臺反復播放央視七臺曾到巴馬平安村邀請幾名百歲老人錄制的節目《鄉約》,節目結束后,又播出了一條廣告,大意是說:巴馬衛生院通知,近年來巴馬的高血壓、糖尿病等慢性病和婦科病等日益增多,衛生院將為巴馬居民開展免費檢查……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eoauzbr.cn/style/images/nopic.gif
?
分享
評論
首頁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 江苏十一选五直播 股票分析 大数据 宁夏麻将下载安装 内蒙老家麻将 星悦陕西麻将 股票行情交易软件 百名日本av女u排行榜 江苏快3 全身抽搐av 北京十一选五结果 郑州小姐联系 浙江12选5开奖结果 股票融资比例·杨方配资 美女裸体黄色片 湖北快三 有坂深雪2019 资料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