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婆子,武威的另類女人(之二)

【文化】神婆子,武威的另類女人(二)

神婆子,武威的另類女人(下)

我所要說的,是“神婆子”現象。理不清現象,則看不到本質,自然不知道自己的病根在何處了。武威神婆中的大多數,都是被病魔纏身者,都是從死神那兒請假回來的。患病,是“神婆子”出“神”的第一步。原本,沒有一個女人是愿意得病的,也沒有一個女人是愿意“出神”的。但那時節,武威農村的衛生條件因經濟條件差而普遍較差,婦女們的保健意識較為落后,既是現在,也還好不到那里去。市計生委每年對全市農村婦女進行婦科病免費普查的結果顯示,農村婦女婦科病發病率均在百分之三十以上,一些邊緣山區高達百分之七十,女人們往往因難為情而不言不語,不查不治,也知道男人沒錢看病,張了嘴比不張嘴好,就瞞,就拖。于是把小病養成了大病,把花小錢的養成了花大錢的,無錢吃藥,那些鼻子靈敏的神婆子就來了,說是神靈已經附體了,要出神哩。一些輕信神靈的婦女就開始上香,天天上香。先是神婆子幫著上,幫著施法,這叫“固神”,就是不要讓附在身上的神靈跑了。后是病人自己“磨神”,自己上香,自己用虔誠的心去養神,渴望神靈早日把她的病治好。

“磨神”是一個悲苦的過程,就象虔誠的佛教徒辟谷修行一樣,有時要付出生命的代價。但也有一些,歷經磨難,終于有一天,她們的病好了,并出現了許多意想不到的功能。突然間會唱歌了,從不知道的民歌、小調也會唱了;突然間會跳舞了,從沒有人教過的動作也會了;突然間知道今生,知道來世,知道過去了,知道你死去的先人也或別的野鬼現在在保佑你還是跟你過不去了。她們就變成了一群游離于當地婦女圈之外的另類女性,她們終于也成了“神婆”。這本是經濟落后狀態下產生于農村大地上的一種畸形現象,但不幸的是,落后的經濟一旦與落后的觀念結合,就產生了一種更為畸形的市場。病態的婦女竟然成了正常人心中的“神”。于是,她們的交際從此變得越來越廣,她們的舉止從此變得神怪異常。

因為她們的身上有一個“神”。用她們的行話說,“神”早已入了她們的竅。沈從文在《鳳凰》中也有相應的描寫:“料不到女兒因在人間無可愛悅,卻愛上了神,在人神戀與自我戀情中消耗其如花生命。”“她在人神戀中,含笑死去。”與沈從文描寫的苗女不同的是,武威神婆在信“神”的市場中幸福的活著。她們在武威女人們甚至男人心中的地位很高。人們請神婆的態度比見了大官、見了爹娘的態度,更虔誠,更虛懷若谷。人們渴望神婆子能消除災難,去掉病魔,化掉擋道的小人,帶來好運;但也害怕神婆子用法術給你種下災難的禍根。神婆子既然有消除災難的本事,肯定也有制造災難的本事。這是武威人即敬神又怕神的一般思想,一句話,是正常人愚昧觀念給不正常人提供了發財的市場。

我為這種病態現象的存在而感到悲哀。

我又為這種病態現象的存在而感到“慶幸”。

因為她們身上附了“神”,男人竟再不敢對老婆老拳相向,棍棒侍候了。因為有了“神”,世人再不敢把她當成弱勢群體,對她閑言碎語,說三道四了;因為有了“神”,她們可以走南闖北,看相算命,養家糊口,自由自在了。想唱了,她們大聲的唱。想跳了,她們盡情地跳。名氣很大的神婆,不僅在當地走紅,也常有來自外地的小車前來求神問卜,接去禳災。這時,慣于用老拳在女人身上顯示權威的男人就再也奈何不了她了。女人的苦日子也就真正算熬出了頭。

一個地方,一群弱勢群體,一群曾被病魔纏繞的女性,她們的經濟、社會地位的提高竟然通過畸形病態的市場來培育的,我的“慶幸”還是悲哀。更多的是對那些信神求神的正常人的悲哀。

我老家古浪,鄰居有一媳婦,原是一個山里女子,娶回來時,人長得瘦小癟麻,可憐兮兮。我每回老家,見她提個水桶去水窯打水,就擔心那個身子能否承受一桶水的重負。又想,若不是那一桶水,也或許一陣輕風就能將她刮倒。那媳婦大字不識,不愛說話,不見笑臉,身子骨常常的鬧病。我娘活著時,常憐憫那媳婦,時不時過去幫做些家務,喧些子謊兒。可惜那媳婦的男人愛喝酒,每至酒醉,回到家里,都要拿老婆練拳。那媳婦不堪生活重負與男人老拳的侍候,終于病倒了。那病竟然不是一般的病,而是磨開“神”了,上開香了。二年多后,在病好了的同時,那媳婦竟然出“神”了。一輩子沒唱過一句流行歌和古浪民歌的女人,竟然出口成章,唱起來了,什么都會唱了,而且給人看開八子,燎開病了。經她看過的,燎過的村里的人都說,很是靈驗。自此,那女人的苦日子也象其她神婆子一樣,熬出了頭。女人開始有了收入,開始能自己養活自己了。男人再也不敢對她非禮,而視她為“神”了。

所有的武威神婆都有相似的經歷,都是在疾病的磨難過后,搖身一變,成為“神婆”的。從表面上論,這些武威女人好象過上了某種意義上的人格獨立的“好”生活,無論在物質上,還是在精神上,她們好象都是武威女人們中的驕驕者,富有者。她們沒有上崗執業證,卻可以進入千家萬戶;她們沒有官銜,卻被人們視為座上賓,吃香的,喝辣的,風光無限;她們再也不在庭院里養雞了,卻可以天天給男人娃娃煮肥肥的白公雞吃,燉油花花的雞湯喝。武威的家禽市場上,特別是東岳臺的白公雞,價格便一直居高不下。一只白公雞五十元,六十元,去遲了你還買不上。就因為,武威人有災有難離不開神婆,神婆解災解難離不開白公雞冠子上的血。

這是神婆的幸福?還是常人的悲劇?

但是,神并不光顧每一個武威女人。

神是可遇不可求的。

絕大多數武威女人依舊是凡人,依舊不得不面對黃天厚土,面對油鹽醬醋,面對雞豬家務,面對男人的老拳,婆婆的唾沫,面對她們自己必須面對的一切。

現實的刀剪,無情地絞去了她們臉上的紅暈,也剪去了她們與生俱來的女兒情,女兒性。但絞不去的是武威雄豪粗獷的一方脈氣賦于她們的堅韌和與生俱來的聰慧,在歷史文化和詩意《花兒》的夾縫里,她們終于唱出了屬于自己的一段心情。

黑煙的大鍋里烙饃饃,

藍煙煙把莊莊兒罩了。

杜鵑兒啼來血水兒淌,

不死就這么叫哩。

不信摘不下星星來,

不信揪不下月亮來。

不信喊不下春風來,

不信叫不出個血來。

惟有北國武威的大漠、綠洲、草原與長河、落日、孤煙,才能孕育出武威女人們這般不死不倔不繞的堅韌品質和不信邪的精神。“不信摘不下星星,不信揪不下月亮,不信喊不下春風,不信叫不出血來。”還有哪里的女人敢這樣張狂,這樣堅強,這樣自信。也就武威的女人吧。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eoauzbr.cn/style/images/nopic.gif
?
分享
評論
首頁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 步行者天堂 山东十一选五势图表 有你的校园 幸运飞艇 查贵州十一选五开奖 10分11选5开奖走势图 麻将三国免费版 2013nba快船vs马刺 av片 篮球即时比分007 麻将的玩法有几种 超级大乐透 十一选五开奖号码结果 欢乐四人麻将下载 韩国黄色片视频 石家庄按摩店有服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