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筑就抒情長詩

黨益民是“一面帶兵一面寫作”的軍旅作家,他說:“我從19歲開始進藏,30年來已先后40余次進藏。”見過太多的犧牲,他稱自己是一個“幸存者”,卻始終無法忘懷藏地軍人超乎常人的獻身精神。身在高原時,心靜不下來,現在下了青藏高原,在零海拔的海濱遙望天邊的雪山,深埋心中的那段歷史,由沉淀而發酵,終于噴薄而出,就有了《雪祭》。作者說,一種難以言表的悲傷在血液里激蕩,隨時會沖破胸膛。作者找到了小說的結構方式:呈現在小說中的,是一座山——雪拉山,一條路,一條必須打通的艱險的新路,還有一個連隊和一批個性鮮明的人物,它們共同構成了這首生命的壯烈史詩。

強烈的真實感是本書的突出特色。只有在西藏經歷過九死一生的人才會寫出這種真實感受。比如,戰士半夜上廁所,必須得三人結伴,因為雪狼會突然跳出來把人咬死。再比如,作者用既嚴酷又幽默的口吻說:“你在這兒呆著,等臉上有了藏光就好了,臉上結了厚黑的疤,把厚黑疤揭了,臉上就開始有藏光了。”對于西藏這塊神秘土地,作者采取一種心靈化、藝術化的寫實筆調,出之以大量的生動細節,鋪就了真實的底色。這是作者藏地生活多年的積累所得,絕非向壁虛構和隨意想象所能達成。整部小說密度大,質地堅實,一個個細節,像是結結實實的雪塊兒飛了過來。

小說開篇就懸念迭起,寫了一個“劉鐵事件”,借此讓各主要人物登臺亮相,展現了軍人們的形象和處境,每個人都顯出獨特面目與鮮明性格。作品寫到了當兵人的真實人生。他們承擔的不僅僅是高原上的修路重任,更有來自家庭妻兒的生活牽絆。作者把他們的故事寫得貼近生活,兵味十足。

性格與性格的碰撞讀來非常出色。比如趙天成和劉鐵之間,是兩個同鄉,也是兩個硬漢之間的碰撞;陸海濤和趙天成出生地一南一北,是兩種不同的性格,先是剛柔難容,最后是剛柔相濟;陸海濤和劉鐵的碰撞也很激烈,由于地域文化的差異,個性差異,他們互相理解需要時間;還有蘭洲、黃雪鸝、田團長等等,不同性格的碰撞使小說分外好看。好小說往往是人和人之間的對比深化,有時是性格之間的交戰。我們由此看到,《雪祭》里出現的是真英雄,是有缺點卻令人起敬的英雄,他們參軍的動機非常現實,首先是想報效祖國,也想苦干一番,建功立業,并且想入黨。作者沒有遮掩矛盾,也沒刻意美化和改裝。來自北京的城市兵牛大偉,吃不了修路的苦,想找輕松的事兒干,就想盡一切辦法接近領導。然而,嚴酷的生活教育了他,通過部隊大熔爐的冶煉,他一步一步成長起來,成為修路隊伍中的一員骨干。

小說成功地將非虛構的質地與虛構的藝術融為一體。非虛構的質地就是紀實性,但它終究又是一部虛構的小說,布局講究,波瀾起伏,人物設置合理,顯示了史與詩的某種結合。在作品中,作者把世界屋脊西藏的筑路史融了進去——從60年前解放軍修第一條青藏公路到當下武警交通部隊打通絕壁,開一條新道路,整部小說涵蓋了幾代軍人不畏艱險修筑雪域高原公路的歷史。在作者的筆下,現實與歷史交相輝映,組成了一部雄闊的筑路史詩。

在作者看來,寫作不是職業,而是精神的召喚,是時代的擔當,是有關生命和靈魂的事業。讀《雪祭》,我時時被感動,為作者心中凝聚的那一份對戰友、對時代、對國家的深沉情感,為喧囂時代中那份深摯的擔當而感動。作者用自己的整個生命來搏擊,來擁抱他的寫作對象,把全部精力和心血融入書中,澆灌出這部內在熱量極大的書。書中的精神熱量不僅源自作者對國家命運的深切關注,更源自一群普通軍人的熱血,他們用青春和行動展示了最真切的家國情懷。

(《雪祭》:黨益民著;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eoauzbr.cn/style/images/nopic.gif
?
分享
評論
首頁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 足彩半全场 11选5任五万能1 长春按摩馆 一分赛车是哪里的彩票 中国av女优 河北好运3开奖结果 今天3d预测 股市600001 陕西闲来麻将下载旧版 上马麻里子 磁力 下载 10分彩安装下载 雪缘园欧冠 av女优大全最终 浙江快乐十二选五一牛 甘肃快3 邱淑贞 的三级片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