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大師身居斗室參悟生死 退休后44次登泰山成長壽秘訣

作者 張鵬

北大東門再往東幾百米,有一片老舊的紅樓,這里曾是北大最大的一片宿舍區中關園,留下過無數名人的足跡。爬上逼仄狹窄的水泥樓梯,敲響一扇銹跡斑駁的防盜門,開門的是一位滿面笑容的老先生,他就是北大哲學系95歲的楊辛教授,著名美學家、書畫家。

楊辛教授是北大哲學系的“長壽哲人”之一。北京大學哲學系除了在學術界成就卓越,大師輩出,還有一個有趣的別稱——“長壽俱樂部”,90歲以上的教授有十余人,85歲以上的更比比皆是,超過20人。這不禁讓人猜想,哲學和長壽有什么聯系?筆者走進楊辛教授的家,也走進老人的晚年生活,去探究他長壽的秘訣。

“仁者壽”的真諦

楊辛教授

早年師從徐悲鴻,書畫均有高深造詣,很多人知道他是因為那本著名的《美學原理》,這本書是所有藝術專業學生的入門課程,幾十年中重印20多次發行了90萬冊,在業界名聲卓著。研究了多年的美學,然而楊教授的家卻不太符合“美學原理”,70平方米的老式樓房基本沒有裝修,到處堆滿了書籍和雜物,連轉身都困難。老人絲毫不以為意,笑著解釋:“學校有一批新宿舍,我能分個140平方米的房子,可最后我還是沒搬,因為這里安靜,離學校近,住慣了。”據說,這種“亂”不是楊教授獨有,不少老教授專心學術,心無旁騖,陶醉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對衣食住行全不在意。

說起哲學系的長壽傳統,楊教授細數他認識的老先生們:“馮友蘭、梁漱溟、張岱年都是90多歲的高壽哲人,朱光潛和宗白華都是89歲,可他們大都不講究吃穿,也不做什么運動,要說他們的養生秘訣,還真沒聽說過。”

由此可見,長壽不一定要靠養生,楊辛教授不愧為哲學家,從哲學層面做了一番分析:“在中國哲學中,有‘仁者壽’的說法,儒家講究‘以德養壽’,‘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孟子活到83歲,在古代算是很高壽的,儒家的養生突出‘德’,積善成德,不做虧心事,所謂君子坦蕩蕩。”

而這樣的“仁”楊辛教授正在用自己的行動傳承。2012年,楊教授捐款100萬元,以湯用彤老師的名義為哲學系學生設立了獎學金和助學金;2013年,他再次捐款50萬元設立“楊辛荷花品德獎”。他念念不忘少年求學時得到別人資助的恩德,希望可以多幫助一些年輕人。

環顧楊教授的家,還保持著上世紀80年代的樣子,幾乎找不到一件新家具,廚房和衛生間也沒有裝修,水管上都是斑駁的銹跡。看到我的表情,楊教授像一個小孩子一樣笑起來,眨著眼故作神秘地說:“你肯定想知道,我這些錢是從哪里來的吧?我一個拿退休工資的人怎么會有這么多錢?”

然后,楊教授自己迫不及待地揭開了謎底:“我把多年收藏的藝術品賣掉了之后籌集的,當然,沒有全賣掉,還留了一點給孩子……”老人眼睛里全是快活。

每當讀那些得到資助的學生寫來的信,看到他們在逆境中努力,楊辛教授似乎看到了年輕的自己,這讓他覺得內心充滿幸福。“越關心別人,自己的心就會越開闊,相反,越自私自利,苦惱反而越多。這個‘仁’字對一個人的生命質量有很大的影響。”這大概就是楊教授心中的“仁者壽”的真諦吧。

晚年44次登泰山

不少人會遇到“退休”這個坎兒,甚至有些老人會因為退休后的失落而一蹶不振,身心憔悴。然而,我沒想到,樂觀豁達的楊辛教授也經歷過這樣的情況。“我剛退休的時候不太適應,曾經產生過悲觀的情緒,我覺得生命就是一條直線,從起點到終點,人生是白駒過隙,匆匆過客,雖然想抓緊時間多做一點事情,可心里總有一個陰影,覺得自己的時間可能不多了。”

如何擺脫這種悲觀的情緒呢?楊辛教授的答案又讓我吃了一驚,他告訴我,悲觀情緒的徹底轉變是在他一次次爬泰山的過程中開悟的。

很多人都知道,楊辛教授是有名的“泰山迷”。1979年,57歲的楊教授赴濟南參加美學研討會,會后與友人結伴第一次登臨泰山。從望岳到登臨,楊辛終于領略了李白的“目盡長空閑”和杜甫的“一覽眾山小”的境界,更重要的是,泰山仿佛一位靜候已久的知己和導師,瞬間應和了楊辛全部的人生理想與美學理念。打動他的,不只是泰山壯美的景色,還有泰山默默記錄著的中華民族的厚重的歷史與文化。

回到北京,楊辛意猶未盡,感覺泰山仿佛在遠遠凝視著他,在期待著他,要通過他講述什么,從此對泰山成癡成迷。退休之后,楊辛先生一次又一次地回到泰山,由一年登泰山一次到一年兩次、三次,而且每次都力爭徒步攀登。幾十年間,他幾乎踏遍泰山群峰,博覽泰山歷史。但他說:每次登山,體會都不一樣,總會在某一方面有所發現、有所豐富,對泰山的理解也更深一步。因此在每次登臨之后,楊辛都要揮毫賦詩,以言心志,至今已創作了30余首歌頌泰山的詩歌。

楊辛笑談自己以前瘦弱得像一片樹葉,別人都擔心他一陣風就被吹走,經過多年爬山,他身康體健,像換了一個人。他很自豪地告訴我,迄今已經爬過泰山44次,92歲高齡還爬過兩次,“坐了一段纜車,不過從玉皇頂到南天門我是自己爬上去的,連挑山工都認識我了。” 老人滿臉得意的表情。不但爬山,他還寫下了《泰山美學考察》,從泰山之美感悟到生命的真理。“古人登泰山做什么?是拜天,敬天,天就是自然,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宇宙生命循環不止,生生不息,這正是我們要學習的。所以泰山包含著中國哲學中‘生’的內涵,是一種樂觀、進取的精神,爬泰山激發了我的生命力。”

楊教授感嘆,他逐漸在攀登泰山的過程中形成自己樂觀進取的人生境界,在攀登中,將實地感悟和泰山歷史文化的學習相結合,才能逐漸地將泰山精伸融入自己的生命中去。他書房中還掛有一幅字:“夕陽無限好,妙在近黃昏”。爬山使他身體硬朗,精神活躍,“泰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精神象征。泰山也是一所人生的大學,它啟迪人生、激勵人生,使我的晚年獲得新的生命。”

生命是一個圓

作為哲學家,不可避免要面對生與死的思考,

老人巨大的書桌上,放著一副剛剛寫就的書法,是他做的一首小詩:“人生七十已尋常,八十逢秋葉未黃,九十楓林紅如染,期頤迎春雪飄揚。”他饒有興致地給我講解:“最后一句是我要表達的對生死的哲學思考,到了期頤百歲之年,四季看似已經走到頭了,可是迎來的是春回大地,這就是生命的循環。我現在不認為生命是一條直線了,我覺得生命是一個圓,圓上的任何一點都可以是起點,也可以是終點。人的一生有限,個體生命結束了,融入宇宙的大生命中去,與日月同光,與天地同壽,人從自然中來,回到自然中去。”

對楊辛教授來說,參悟透了什么是死,才使生命變得更有意義。在楊辛看來,生命循環的方式有很多種,“我教過的學生,我幫助過的人,他們就是我生命的延續;我收藏和創作的藝術品放在展覽館中讓人欣賞,這也是我生命的延續……”不給生命設終點,每一天都會過得愉快而有意義,楊辛認為,這就是生命的自由。

聽到楊教授的這番話,我不禁想到了北大哲學系百年慶典上那段著名的致辭:“哲學家的世界不僅是書齋和象牙塔,心靈是一個至大無外,至小無內的存在,放之則彌六合,卷之則退藏于密。從五尺的軀殼,直接通向萬物之極。哲學家要安頓的不僅僅是自己,還有生民和天地。正是在對他人和世界的承擔中,在道的傳承和踐履中,才可以找到德性、智慧和幸福。”

睿智而有趣的楊教授過著遠離浮華的簡樸生活,興趣愛好廣泛,即使身處斗室也自得其樂。與上一輩哲學大師一樣,他醉心于精神世界的探索,把鉆研學術當成人生的最大樂趣,而正是對學問的矢志不渝,讓他們保持著旺盛的生命力。研究哲學,也把哲學落實到做人做事,知行合一,不管面對什么事都能保持“坦蕩蕩,看得開”的達觀心態,也許,這種對德性、智慧和幸福的至死不渝的追尋才是他們真正的長壽秘密。

劉平攝影

[“京味兒”是北京晚報資深記者張鵬的頭條號專欄,全部為原創文章,內容以名人專訪、北京故事、人物特寫為主。如使用請事先聯系作者,微信號zp535797667。】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eoauzbr.cn/style/images/nopic.gif
?
分享
評論
首頁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 幸运双星 浙江十一选五一定牛 灰熊vs尼克斯 姬野爱合集 福彩 下载正宗沈阳麻将 第五鸿厚炒股 幸运3D开奖结果走势图 超敏感抽搐av sm捆绑网站 深市股票推荐 重庆幸运农场 天下足球直播吧 边锋陕西麻将下载 上马麻里子喷奶gif 长沙沐足特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