酗酒揮霍的敗家子,窮困潦倒而死,卻令國人景仰數百年。

作者|我方團隊張嵚

字數:2589字,閱讀時間:約6分鐘

 

清朝乾隆十九年,即1745年12月11日,江蘇揚州一艘舟船上,一個酒醉后沉沉酣睡的老書生,卻突然痰涌氣促,在床鋪上急促的喘息起來,還沒等床邊的小兒子反應過來,他竟已圓睜著雙目沒了氣息。竟這么轉瞬之間,就已與世長辭。

這場意外事故,在當時熟悉這位死者的人們眼里,說來就是一聲長嘆:他本也是安徽當地名門出身,繼承了兩萬兩白銀的巨額家業,卻是大半輩子就知道吟詩縱酒揮霍,窮的叮當還不忘跑到揚州訪友痛飲,竟就這么客死他鄉。儼然是個敗家子潦倒而死的典型。但放在中國文學史上,這卻是意義沉痛的一刻:清朝偉大的文學巨匠吳敬梓,與世長辭了!

對于接受過九年義務教育的國人來說,“吳敬梓”這個名字,說出來就絕對耳熟。他的代表作《儒林外史》,至今仍是中小學語文教材編訂時必選,其中《范進中舉》等章節,更是以其滿篇嬉笑怒罵,在多少中小學課堂上引來聲聲歡笑。照一位高分考生的話說:語文課上學《范進中舉》,就是課業考試壓力無比重的學生時代里,難得全班集體笑到捧腹的時候。

 

 

可是,就是這位文筆無比風趣幽默,字字樂天情懷的吳敬梓先生,真實歷史上的人生,卻何止是離世時的這一場貧寒凄涼?五十四年的人生,簡直世態炎涼盡嘗。

一、風流才子

吳敬梓,字敏軒,清朝康熙四十年(1701)生于安徽全椒縣吳氏家族,他的家族自清代起,就是世代官宦,父親吳霖起也是個為官清廉的好官。衣食不愁的官家少爺吳敬梓,從小除了才華驚艷,更養成了豪爽的性情。外加看夠了父親在官場上受的窩囊氣,因此早早斷了科考入仕的念想,常年醉心于詩詞歌賦。不到二十歲年紀,就是當地的風流才子。

待到父親去世后,守著父親留下的兩萬兩白銀的產業,吳敬梓少爺的風流人生,一度也更放了羊:隔三差五就是飲宴游玩,而且和當年喜歡仗義疏財的父親一樣,他在這條上也不眨眼,朋友間誰急缺錢,二話不說就狠砸。如此高調炫富,也終于惹得好些族人眼里噴火,竟紛紛上門爭財產,雞飛狗跳的官司,一折騰就好些年。

 

就這么折騰到三十二歲,曾經吳敬梓無比憧憬的風流才子生活,成了慘淡模樣:發妻在家產糾紛里憂憤離世,家產更是折騰到精光,昔日喝酒吹牛的朋友們,也是紛紛躲貓貓。曾經名揚四方的風流才子,這下成了當地有名的敗家子,甚至走到哪里,都有鄉鄰背后戳脊梁骨,告誡家中子弟千萬別學他。為了不做反面教材,心灰意冷的吳敬梓也就憤然離開家鄉,帶著第二任妻子遷到南京秦淮河畔居住。

二、破落子弟

離鄉背井之后,吳敬梓的生活水平,也是急劇下跌。喝酒吹牛是別想了,日吃飯都嚴重困難,以他自己的詩文說“腹做千雷鳴”,也就是肚子經常餓的咕咕叫。到了冬天的時候,更是連取暖錢都沒有。昔日接濟朋友不手軟的他,拉下臉求人接濟更成了常事。身邊的朋友借光了,就寫信找遠方的朋友借。他一些求朋友接濟的詩文,都在近代大受推崇,公認清代詩詞的扛鼎之作。

但在歷經生活巨變后,吳敬梓的心態,卻也是從來沒變:就是再苦再窮,吳敬梓依然是那個豁達開朗的吳敬梓。有錢時可以縱酒狂歌,沒錢時也會苦中作樂,比如每年冬季,沒錢取暖的吳敬梓,就喜歡在南京城外繞城外,邊跑還邊一路唱歌,美其名曰“暖足”,手里稍有點閑錢,就去參加江南當地的詩文活動,依然是妙筆生花的才華,出手就震撼全場。竟能力挫那些有錢金主,成為江南文壇公認的領軍人物。

如此窮樂呵的表現后,破落子弟吳敬梓,雖說依然窮的叮當,卻真結交了不少心心相知的真知音。不少連面都沒見過的文壇名流,更是僅讀了幾篇他的文字,立刻就百感交集的拿他當知己。安徽巡撫趙國麟更是全力推薦他參加“博學鴻詞科”考試,拍胸脯保證只要來參加,一定就有高官厚祿。卻被他不假思索拒絕:我窮,但我窮的高興,蠅營狗茍的官場,給多大官也不去!

也就是這一段窮到任性的人生里,中年以后的吳敬梓,卻也有了個更重大的追求:看盡了世態炎涼,見慣了爭名逐利的悲劇,那就寫一部前所未有的奇書,將這誤人一輩子的名利場,狠狠罵個淋漓盡致。沒錯,這就是他窮盡一生的震撼力作:《儒林外史》。

 

 

三、文壇巨匠

為了這個夢想,從三十二歲遷居南京起,窮困中的吳敬梓,就開始了瘋狂的寫作狀態。以他那時的名號,倘若賣文為生,收入也可以很豐厚,可為了他心中的這一部書,多少好機會他都主動放棄,哪怕一度到了要自己種菜為生的地步,他也沒有放棄嘔心瀝血的構思。書中的每一個細節,都是反復推敲,環環相扣的章回體式,上一章主人公在下一章退居次要的全新寫法,打磨出這一部別具一格的精品。

最為重要的是,雖說這部書假托為明朝的時代背景,但點點滴滴的生活片段,卻都是清朝康乾時代的人情百態,每一個叫人忍俊不禁的橋段,道貌岸然的官僚老爺們爭名逐利的嘴臉,還有趨炎附勢的人情世故,字字句句,都是吳敬梓生活變故中的親歷所感。他以豁達的胸襟,把人生的辛酸苦辣化作嬉笑怒罵,成就文學史上的獨家驚艷。

但吳敬梓的健康,也終于消耗在這部書中。以他自己的話說“十年辛苦不尋常”,但比寫書更殘酷的現實,是這部書的出版前景依然渺茫,自己貧寒的家庭已無力負擔,求助過幾位金主,卻是少有人看好。是人生最后的幾年里,吳敬梓就踏上了四方奔走的道路,直到五十四歲那年,在揚州的嚴冬里,迎來油盡燈枯的時刻。

但就是在這人生最后的冬天里,吳敬梓的心態,還是一如既往的豁達,在揚州走訪朋友時,明明已囊中羞澀,卻寧可把御寒的衣物當掉,也要換錢和好友們同醉一場。甚至就是在與揚州的好友暢飲時,他也突然百感交集,發出了“人生只合揚州死”的感慨。幾天之后,他就這樣突然病故在船上,酒醉戲言,竟真應驗。

很多當時的清朝人,都在感慨他敗家子般的一生,但相信在他眼中,一切早已豁然,正如他臨終前的那句詩:于世既不用,窮餓乃其宜。既然這個世道,于我的人生追求格格不入。那么安貧樂道又何妨?一生浮沉體會,早已化作不朽經典,又有何遺憾?

 

吳敬梓去世五十四年后,即1803年,見證他一生心力的《儒林外史》終于正式出版,亮相時就轟動一時,此后從晚清至今,一直火熱不衰,更被翻譯成日英法德多國文字。以許多西方學者的贊嘆說,吳敬梓與他的《儒林外史》,足以與巴爾扎克等西方名家媲美,堪稱中國清朝文學的閃亮標牌。

而對于生活來說,一部《儒林外史》,也更如一部世事的教科書,關于名利抉擇與人情世故的一切學問,都以最輕松的方式生動呈現,個中的人生體會,每一次讀完,都會有或許不同,卻絕對受益的回味。這樣一筆人生的財富,不同時代初涉人生路的孩子們,只要讀過,都會收獲極多。

偉大的文學家吳敬梓永垂不朽。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wicKuudx3bk3pbCPD3TtbZa4jm9UUeYnhP3xtHzhye2NY6rL5AQgvd2rq6DoSicLYTzdwqhoibJ6HjJttyYmIROsQ/0.jpeg
?
分享
評論
首頁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 宇都宫紫苑2018新作 江西快三 3d开奖今天结果号 188篮球比分直播nba 基金配资合法性 四人打麻将3366 郑州一条龙服务 澳洲幸运5开奖网 足彩即时赔率直播 大乐透 开拓者vs老鹰 p2p理财平台最新排名 山东麻将吧 石家庄一条龙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 世界杯比分表论坛